云南分社正文

当前位置:中新网云南频道 > 正文
中越边境拉祜寨的脱贫嬗变
来源:中国新闻网 编辑:韩帅南 2019年08月12日 09:05

  中新社云南绿春8月10日电 题:中越边境拉祜寨的脱贫嬗变

  中新社记者 胡远航

  上世纪50年代,民族工作队屡次进山寻找,将西南边陲哀牢山中过着“野人”般生活的“苦聪人”(又称“拉祜族”),渐渐搬出密林;但难以根除的贫困,又一次次拉着小部分“苦聪人”重回老林。

  为了“不让一个兄弟民族掉队”,一场拉锯战再次在云南绿春县平河镇拉祜寨上演。

  拉祜寨地处中越边境,山高林密路远,是典型的“民族直过区”特困村。全村33户168人,全是建档立卡贫困人口。就在数年前,村里还有人游居在密林中,全部家当不足百元(人民币,下同)。更为严重的是,尿检显示,该村有89人吸食鸦片。

  “很难想象,21世纪还有人直接睡在地上,食不果腹、衣不蔽体。但这就是我们找到部分拉祜寨人时看到的景象。”平河镇平河村委会党总支副书记朱福忠回忆,“那会,看到外人找来,拉祜寨人扭头就跑。大概是遁迹山林惯了,害怕与人接触。”

  事实上,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,民族工作队找到拉祜寨人后,就曾帮他们开垦了田地、盖好房子。后来,当地政府还将茅草房升级为石棉瓦房。可他们总是住了走、走了住,始终没定居。有人是习惯了野外生活,也有人是为了找吃的。

  拉祜寨村民、59岁的杨立甫说,大家往往带着一块塑料布、一口铁锅就进山了,哪里有猎打、有木薯挖,就往哪里走。晚上,走到哪里就睡到哪里。感冒或拉肚子了,也不懂得医治,就拿鸦片来当药。

  久而久之,拉祜寨形成“整村式”“家庭式”吸毒,大部分人丧失劳动力,卖掉田地,只能回到密林。

  “别人致贫的原因我们有,别人没有的我们也有。”绿春县县委书记李国民将拉祜寨的贫困,称之为“硬骨头中的硬骨头”。为啃下这块“硬骨头”,该县通过易地搬迁、就地戒毒、发展特色产业等方式,开始新一轮的脱贫拉锯战。

  2017年1月,拉祜寨新建的33套两层小楼安居房完工,散落在外的拉祜人被请回了家。家里大到电视、太阳能、床、沙发,小到被子、枕头、牙刷,一应俱全。

  这次搬家,是搬了不知道多少次家的普立好最开心的一次,“长到15岁终于有了床,再也不用担心被石头硌得浑身疼了。”那天,他吃了一次猪肉,“比山上的田鼠肉好吃”。

  不过,这只是拉祜寨脱贫拉锯战的第一步。实现集中居住后,当地派驻由公安、医护、农科等专业力量组成的29人工作队,从教打扫卫生、整理床铺,甚至洗澡、刷牙等生活习惯入手,带领全村晨跑、戒毒、耕种。

  “起初,村民们不知道怎么育苗、施肥,我们就组织全体人员到田间观摩;给村民每人配备了牙刷,大家却一把牙刷轮流刷,我们就手把手一直教;有村民毒瘾发作,我们就领来替代药物日夜守着他……”朱福忠说,为了让拉祜寨人戒毒、养成良好的生活及耕作习惯,驻村队员没少想办法。

  如今,拉祜寨全村居民多次尿检均呈阴性,生理脱毒率达100%;脱毒成功后,不少年轻人还开始走出村寨,承包香蕉地;在稻渔种养、板蓝根、木耳、草果等产业的带动下,拉祜寨人均年纯收入达到4000元以上。

  近日,记者探访拉祜寨时,村民们正在半山腰集体补种茶树,层层稻田也已染上金黄。山巅云雾处的寨子里,孩子们正在嬉戏。9月,他们中将有10人升入初中,开始新的生活。(完)

关于我们  |  About us  |  联系方式  |  法律声明  |  留言反馈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699788000